國家能源局主管    中國電力傳媒集團主辦
您的位置> 首頁->經營管理

遼寧鞍山電業局:“帶電”的鐵姑娘們

來源: 中國電力新聞網      日期:20.02.28

  “帶電”的鐵姑娘們

  ——記遼寧鞍山電業局“三八”帶電作業班

  中國電力新聞網通訊員 唐慧寶 朱曉寧 牟銀迪

  遼寧鞍山是中國帶電作業發祥地。44年前,在這片熱土上,有一群風華正茂的姑娘們,她們繼承了老一輩帶電作業人無私無畏的優良傳統和高超技術,在鞍山電力史上留下一個閃亮的名字—鞍山電業局“三八”帶電作業班。

  鉆研技術為國爭光

  七十年代初,女性帶電作業表演在全國興起,廣州率先成立了“三八”帶電作業班。作為中國帶電作業故鄉,鞍山電業局也成立了“三八”帶電作業班,展示電力工人的新風貌。鞍山電業局“三八”帶電作業班組建于1976年,成立于1977年,結束于1979年,歷時三年,共為來自46個國家548名外國友人現場表演48次帶電作業技術。

  1971年2月,朱桂萍張敏首先來到了送電二班,一年后范桂榮王平加入了這個集體。四年后又調來了六人,組成了十人的“三八”帶電作業班。范桂榮因工作沉著冷靜,原則性強,能吃苦耐勞被任命為班長。朱桂萍因思維敏捷,膽大心細,任勞任怨,被任命為副班長。

  朱桂萍第一次帶電作業表演是1971年,是為中日友好創始人西園寺公一和他的家人表演的。西園寺公一先生對中日友好關系的締結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而讓朱桂萍終生難忘的是為柬埔寨王國西哈努克親王的帶電作業表演。

  1972年5月12日早晨八點,“三八”班的姑娘們唱著:“團結就是力量,這力量是鐵,這力量是鋼……”來到了首山220千伏變電站。上午十時,軍樂隊奏響了迎賓禮曲,西哈努克親王攜夫人,在黨和國家領導人徐向前元帥的陪同下走進了會場。隨后,徐向前元帥下達了開始作業的命令。于是,220千伏帶電更換張力絕緣子,現場爆破連接導線表演開始。

  朱桂萍張敏穿著屏蔽服,爬上二十多米高的鐵塔,所有的人都翹首仰望塔尖上的姑娘。軍樂隊停止了演奏,鑼鼓停止了敲打,天上的那一絲微風停止了吹動,就連天空那朵白云也頓足觀看。群山聳立,萬木秀挺,人們甚至能聽到朱桂萍張敏進入等電位區域那一瞬間放電發出的噼啪聲和看見四射的火花。人群發出驚懼的低呼聲,立刻又恢復了沉寂,生怕自己的聲音分散了姑娘們的注意力。西哈努克親王和徐向前元帥指著鐵塔上的姑娘們,輕輕地交談著,輕輕點頭贊賞。朱桂萍張敏緊抿嘴唇,眼神專注,戴著手套的手指靈巧翻動,依靠精湛的技術,過硬的本領,按部就班地操作著。

  朱桂萍張敏換完張力絕緣子,將破損的絕緣子用絕緣繩送回地面,隨即她們又表演了現場爆破連接導線的工作。這項工作不比更換張力絕緣子輕松。射槍帶著絕緣細繩準確地越過導線上方,將絕緣細繩搭在導線上,然后在絕緣細繩上換上粗一點的絕緣繩拉動,越過導線回到地面,用滑車往上拉,將飛車掛在導線上。兩名男工戴著安全帽,戴著絕緣手套穿著絕緣靴,將早已準備好的絕緣軟梯掛在導線上。朱桂萍穿著屏蔽服順著軟梯爬上去,將飛車封門鎖死,這樣飛車就固定在導線上,可以自由滑動。她們對已損壞的導線進行修補,然后將炸藥放在壓接處,隨即撤離,點燃導火索,隨著砰地一聲爆炸聲,損壞的導線就修補好了。兩個人脫離了帶電區,回到地面,整個表演過程歷時一個小時。西哈努克親王和徐向前元帥站起來鼓掌,人們震天的叫好聲和山呼海嘯般的掌聲在山谷回蕩。他豎著大拇指,滿臉都是贊賞:“你們太了不起了,中國太偉大了。”并把一枚“中柬人民萬歲”印章,送給了朱桂萍。

  不畏艱險,為民奉獻

  1975年2月4日(農歷臘月24日)19時36分海城發生里氏7.3級強烈地震,鞍山市里震感強烈。

  范桂榮在第一波地震過后,便穿上了棉衣戴上帽子直奔單位而去。臨走前她對父親說,發生這么大的地震,線路肯定有損壞的地方,肯定得搶修,我得去單位。父親攆上來喊,閨女,你當心點,這是第一波地震,還有余震呢。范桂榮腳步不停說,你和俺媽照顧好自己,在院子里搭個棚子,別進屋住。

  大街上全是人,驚恐地打聽哪里是震中。到達單位有,“三八”班接到命令—立即趕赴災區進行電力搶修。“三八”班全體成員進入海城縣城內時已是凌晨一點,因為道路已經損壞,車輛無法通行,他們只能繞道徒步挺進。電線桿歪歪斜斜,有的已經傾倒,慌亂的人群在街道上呼喊著親人的名字。城內只有極少數供電線路在供電,星星點點影影綽綽,四周黑漆漆的,他們只能靠手電筒摸索著進行巡線。

  天亮了,人們看見了驚心動魄的慘狀,街道上裂開了大口子,樓房倒塌,即使沒有倒塌的也已經傾斜,橋梁斷折,鐵軌扭曲,街道兩側擺放著傷員,有的已經蓋上了白布,那是已經遇難的群眾。姑娘們都哭了,師傅趙程三瞪著血紅的眼睛喊:“同志們,不能哭,咱們得把損壞的線路修好,讓海城亮起來。”搶修一個又一個被損毀的設備,豎起一個又一個倒下的電線桿,對于無法修復的線路,只有架臨時線路。海城賓館那時成為了歪斜的危樓,那里的電線桿和變壓器臺已經傾斜,但沒有人后退,全都搶著攀上傾斜的高壓電線桿,帶電處理損毀的線路和絕緣子。

  他們為了保證安全,小伙子們用繩子拽住電線桿,范桂榮朱桂萍朱杰身體比較輕,由她們上去作業,面對危險,毫無畏懼,平時練就的帶電作業本領,在此時得到了淋漓盡致的發揮。一家一家亮起來了,搶救傷員的手術室亮起來了,海城亮起來了。

  忠誠擔當,為企盡責

  1976年4月27日,“三八班”班長范桂榮接到組織上安排的一項艱苦而光榮的任務,參加國內最高級別的超高壓—500千伏帶電作業試驗,采用的方式是等電位軟梯作業法,這在國內當時尚屬首次。

  在進行500千伏人體帶電作業前,科技人員已經多次對該項目進行了動物模擬試驗,其中就有對一只山羊的試驗,經過一次又一次加壓,山羊安然無恙地回到了地面。模擬試驗的成功,證明了500千伏帶電作業的可行性,但僅僅只是可行而已。

  經過鞍山電業局領導班子的篩選,送電二班班長共產黨員趙程三和“三八”班共產黨員范桂榮被列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趙程三忠誠有膽氣,經驗豐富且技術過硬,經歷過各種帶電作業工作,有帶電作業急先鋒的美譽。范桂榮雖然也經歷過66千伏220千伏帶電作業,但畢竟年輕,更何況500千伏帶電作業尚屬首次,心里還是有些緊張。趙程三看到了這一點。他對范桂榮說,小范,不用擔心,我先上,有啥異常,我會發出警示。其實,這樣的超高壓試驗沒有不緊張的,畢竟關乎到生命,一旦有一點差錯,電弧瞬間會將試驗人員化為灰燼,那還容你發出一點聲響。試驗前,趙程三范桂榮都寫下了遺書,而他們的家人對試驗之事一無所知。這是秘密,屬于電力行業的高級機密,除了少數參與者知道外,沒有人知道趙程三范桂榮即將進行的中國首次500千伏超高壓試驗。

  頭天下午,組織給范桂榮放了半天假。母親很奇怪女兒這么早回家,問她怎么這么早就回來了。她說明天出差,去沈陽培訓。父親看了她一眼沒吭聲,繼續忙著手上的活計。

  500千伏帶電作業試驗設在沈陽變壓器廠,試驗項目是更換張力絕緣子,科研人員已經將試驗前的準備工作做的很充分。趙程三穿好屏蔽服,沿著事先確定好的路線,從瓷瓶自由進入到等電位作業區。在趙程三就位后,范桂榮立即順著軟梯往上爬,這個二十三歲的姑娘此時什么也不怕,心無旁騖,五米,三米,一米,在刺啦啦的放電火花聲中,進入了等電位作業區。站了起來的頭發掀起了她的工作帽,眉毛直立,汗毛豎起,仿佛有一股又一股電流在呈正弦波在身體里扭曲竄動。但她淡定從容,有條不紊地協助趙程三進行張力絕緣子更換。趙程三和范桂榮順利完成了500千伏帶電作業試驗,順利回到地面,在場的所有人都歡呼起來,他們的眼里都噙滿了淚花,那是帶電人的淚花,是用生命和汗水換來的勞動成果。

  2019年5月30日,在鞍山供電公司黨委的組織下,她們穿著工裝,來到了曾經戰斗過的鐵塔銀線下,重溫青春歲月,回憶讓這些年過花甲的“帶電奶奶”們熱淚涌流。她們像小姑娘一樣跳著唱著笑著,摸著鐵塔,望著銀線,拍照留念,熱愛之情溢于言表。她們還像在“三八”帶電作業班那樣,按照當年在鐵塔下工作的順位依次站成一排,還是朱桂萍起頭,唱起了《我和我的祖國》。歌聲依然嘹亮,歌聲掠過樹梢,震蕩山谷,直沖云霄,歲月的流逝無法改變她們的青春激情,無法改變她們的愛國熱情。演唱者的名字是:范桂榮、朱桂萍、李杰、毛麗華、龐秀媛、鄭桂芝、吳亞鳳和張金霞。

責任編輯:周小博  投稿郵箱:網上投稿

附件:

  【稿件聲明】凡來源出自中國電力新聞網的稿件,版權均歸中國電力新聞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想了解 更多精彩內容,請登錄網站:http://www.kxiacr.live

相關新聞
巴塞罗那vs赫塔菲